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90章 我会等你

作者:爱诗词的猫 最后更新:2021-04-21 23:02
    扇花录正文卷第190章我会等你上官雁冰雪聪明,已从李鱼目光中发现端倪,追问道:“我的脸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李鱼顿时一惊:“原来她还不知道自己的遭遇!”连忙道:“没什么,我是在想,敌穴不可久留,早些脱身为妙。”



    上官雁心下明白,却不追问,只眨了眨眼,情态有些扭捏:“我身上禁制尚未全部冲破,无法御气飞行,只能……”



    李鱼不假思索道:“你趴我背上,我背着你走。”说着,就在门口转过身,蹲下腿,半曲着腰背。

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



    顾不得轻拿轻放,上官雁赶忙将手上烛台放在桌案上,然后双手挽向李鱼脖颈,身子也顺势轻轻贴近李鱼腰背。



    李鱼并不回头,柔声道:“你搂紧些,我要腾云而上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上官雁低低应了一声,果真将身躯挨得紧紧的,连同眼睛也偷偷闭上。



    李鱼双手抱定上官雁,冲天而起,虽不见绮罗香追兵赶来,却不敢掉以轻心,狂催真气,极运彩云追月诀,在星汉间如电驰骋,只听得风声啸啸,似在雪潮逆浪中行。



    飙驰憎冷,清夜嫌寒,上官雁却无一点凉意。她闭着眼睛,不禁想起当日在秋鸣山,是她让无法御气的李鱼抱紧一些。而今调转过来,反是她把李鱼抱得紧紧的,全心全意的信赖着李鱼。



    如此亲近的距离,如此温暖的感觉,便在魂梦之中也不敢奢望。想不到,一场杀劫,一次逃难,竟与动摇心旌的旖旎不期而遇。



    然而,上官雁毕竟忘不了李鱼先前的震惊目光,忍不住一缕忧思,一番闲愁,一段恐惧。



    她分明已嗅出不祥的气息,却又强自劝解,不让这份忐忑惊扰了此生难得的温暖,痴痴想道:“那有什么关系呢?至少我和李鱼都还活着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李鱼疾飞八万里,确定无人追赶,便将速度略微放慢,目光逡巡,不多时落在一个湖泊边上,将上官雁小心放下,柔声道:“上官雁,你来看这湖水。”



    上官雁心头猛跳,尚未站直身躯,先侧头往湖水中望去。夜色深沉,星光黯淡,但在湖面之上依稀见到光亮,见到一抹醒目的红。



    “呀!”上官雁惊呼一声,忙不迭跑到湖边,定睛细瞧,才发现并不只是一抹红色,而是两抹红色,两个斗大的占满脸庞的“淫”字。



    上官雁嘴唇微动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

    李鱼沉默无语,隔着数丈远,低着头站在一旁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

    却听上官雁忽然笑道:“湖中并无宝贝,只有我的丑样子。好个李鱼,你居心不良!”



    李鱼越发心痛,故作平静道:“既知是丑样子,为什么你还不赶快洗洗脸?”



    牡丹夫人的手笔,当然不是普通湖水能够抹消的。



    上官雁尝试无果,叹道:“难怪那房间中竟无一块镜子,连侍女也是放下饭立刻就退出去。显然,牡丹夫人是要给我一份大惊喜。



    但她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呢?看来,你这一天一夜过得比我艰难。”



    李鱼佩服上官雁敏锐心思,走到上官雁身边,道:“我非但安然无恙,而且因祸得福。所以,你该先说你的遭遇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一醒来就在那小院中,一整天没见什么人,也不知道脸上的字是什么时候涂上的。看侍女穿着、食盒样式、屋中摆设,我猜出所居乃是绮罗香天琼宫,却不知绮罗香囚禁你我的用意。



    我向侍女打听你的下落,她们是一问三不知。我只好先求冲破身上禁制,哎,虽有困神锁覆辙在前,我运功一天,只冲破六十一处经脉,禁制之处尚有十之二三,多亏你……”



    李鱼摇了摇头,道:“禁制牵连经脉共有七十二处,你还说剩十之二三,未免太谦。我连一处经脉也没弄明白,所幸机缘巧合,我的神思诀再上一层楼,才能以蛮力破之。不然,要说谢的人该是我才对。对了。我先助你打破所有禁制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呀,总是顾左右而言他,莫不是在想着编一套像样的谎话?”上官雁展颜一笑,却是盘腿于地,运起摘星楼“归元诀”来。



    李鱼伸出两只手掌,抵在上官雁后背,神思一运,掌上真气伴着热力直透而入。



    上官雁本已成功在望,得此雄浑真气之助,自是事半功倍。只是运功一周天,上官雁修为尽复,早将身躯一扭,挣脱开李鱼手掌,笑道:“好啦,该是你说桃花劫啦。”



    李鱼也不隐瞒,将牡丹夫人自荐枕席、缠情冷香发作、理智战胜邪念诸节一一说与上官雁。



    上官雁拍手称赞道:“仙林传言,牡丹夫人乃是第一绝色,你竟能心如铁石,真正千古奇人!柳下惠复生,不过如是。但你也太过绝情,辜负春宵,更辜负了牡丹夫人一番美意。”



    李鱼心中又是一痛:“上官雁脸庞被辱,若无其事,但她心底是不是真的波澜不惊呢?”



    这时也无暇计较许多,李鱼神态郑重,对上官雁道:“我的桃花扇还失落在绮罗香,现下便要回返绮罗香。上官雁,你先行回摘星楼罢。”



    上官雁摇头道:“牡丹夫人稳坐钓鱼台,你现在回去,岂非正中圈套?还是从长计议。”



    李鱼断然拒绝:“不行!我等不了!”



    “李鱼啊李鱼,刚刚夸了你,现在却忍不住想要骂你。”上官雁又摇了摇头,将脸对准李鱼,将目光直视着李鱼,语气亦透着失望之意:“当初你脸庞被毁,我何尝有过介怀?不但是我,唐柔雨、张羽、青衫客,连那薛小妹都不曾放在心上。



    而今,我不过脸上被涂写了两个字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?容貌不过皮相,你我论心相知,还在乎形骸吗?你怎么糊涂起来?



    若说行走仙林不便,我带个面巾,带个面具,带个轻纱,也就是了。再不然,慢慢寻访神医良药,总归有解救之法,何必急在一时呢?”



    上官雁的眼中还有许多话未说,李鱼的回答却只有八个字:“不必多言,我意已决。”



    掷地有声的话语,如一场无可抗拒的洪流,冲散了上官雁的千言万语。



    上官雁本来想说,李鱼太过冒失,以一人对抗整个绮罗香,对抗绝顶高手牡丹夫人,实乃以卵击石,有败无胜。



    上官雁本来想说,李鱼万里迢迢赶回仙林,是为了参加万仙大会,是为了神罚岛大计。而今会期已近,李鱼却要重履虎穴而不自惜身,实乃不顾大局,前功尽弃。



    上官雁本来想说,李鱼心心念念便是重见胡绛雪一面,一叙别情。而今有机会与胡绛雪见面,偏要无端生波,走上绝路,实乃叶公好龙,徒呼负负。



    上官雁本来想说,如果一定要现在去,上官雁要与李鱼共同进退,生死与共,多少有个照应。像李鱼这样单枪匹马,独逞意气,实乃辜负知己,愧对良朋。



    可是,上官雁什么也说不出来,她望着李鱼,强忍住眼中的泪,重重应了一声:“好!”



    情动于中,不得不发,所以每一件事都会全力以赴。



    李鱼从来就是这样的人,所以李鱼能拒绝牡丹夫人,所以李鱼还要去找桃花夫人。



    唐柔雨都知道李鱼“义无所疑”,若是上官雁再行劝阻,那才真是辜负知己,愧对良朋。



    但是,上官雁并不想先回摘星楼,也不想单独前往疏影阁,她对着李鱼的背影,大声喊道:“我会在秋鸣山等你,然后,我们一起去疏影阁见胡姐姐!”



    秋鸣山,那是李鱼与上官雁初见的地方。



    李鱼身形一滞,心中忽然泛上两句诗来:“君子死知己,提剑出燕京。”



    这一次重返绮罗香,多半是荆轲刺秦,一去不返。



    但李鱼头也不回,只重重应了一声:“好!”身形如飒沓如流星,倏忽已失踪迹。



    

1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(快捷键→)

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