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二十四章 来啊作弊啊

作者:我不白 最后更新:2021-04-21 23:03
    苏青湖被二蛋火热的眼神盯得脑袋发凉,迅速把存折往包包里一塞,伸手,“作业呢?拿来我我看看!”



    “还有大蛋,你作业也拿来给我看看。”



    大蛋转身去拿作业,二蛋也动了,不过不是去拿作业,而是去补作业了,“妈,你等我五分钟,我把最后一篇汉字写完!”



    苏青湖挑眉,“你什么时候完成作业的速度和你哥哥一样,我什么时候带你们出去旅游。”



    “啥叫旅游?”二蛋一边头也不抬地飞速写作业,一边还不忘问苏青湖,“是带我们出去玩吗?”



    苏青湖接过大蛋的作业,一页一页飞速浏览着,也没抬头地回,“你可以拆解一下这两个字,‘旅’是旅行,外出的意思。‘游’是外出游览观光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就是带我们出去玩啊。”二蛋字儿写得带风,欢欢喜喜地抬头看苏青湖,“诶嘿,终于可以坐火车了!”



    苏青湖瞥他一眼,“闭嘴吧你,先把作业写完再说话。”



    二蛋立即不说话,低头继续写作业。



    苏青湖也收回了视线,继续检查大蛋的作业。知道自己作业不会出错,大蛋就安安静静等着苏青湖检查。



    他字迹清晰工整,苏青湖看起来毫不费劲,看完,合上作业递还给他,“不错,继续保持。”



    大蛋默默收回作业,想了想,还是说了,“上周你给的零花钱,我只花了一部分,攒下的只有六毛钱,这六毛只够请你一个人吃一碗青菜鸡蛋面。”



    她吃着,他们看着的那种……



    苏青湖没有就他的问题说什么,而是问了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,“我回来之前,你和二蛋玩什么游戏呢?”



    大蛋抿唇,拿不定她是什么意思,没立即回答。



    “玩弹珠!”二蛋霍地起身,拎着新鲜出炉的作业本给苏青湖看,人还问呢,“妈,你玩过弹珠吗?就是先用大的弹珠在地上摁个洞,然后看谁先把谁的弹珠给弹进那个洞里。”



    苏青湖会没玩过吗?



    当然玩过了!而且玩过的花样比他们还多!



    可是原身没玩过啊。



    而且说实话,这些玻璃珠子在这个年代是偏贵的,尤其是里面有花纹的,兴起也就是近些年的事儿,原身小时候根本没有接触过。



    小乡镇和城市到底是有区别的,小乡镇上的男孩子,小时候有的是大人给削的陀螺和弹弓什么的,女孩子就自己缝个小沙包丢着玩,或者弄个鸡毛毽子……



    苏青湖收起回忆,“没玩过。”



    “那我教你!”二蛋眼睛一下子亮了,“等你学会了,咱们比赛!一局一毛?赢的可以让输的做事?”



    哟~~~



    苏青湖微笑看着二蛋,这小子,在这儿等着她呢?也好,玩就玩,刚好上次打赌让两人洗碗打扫卫生的时间快到了,这次正好续上!



    “大蛋也来!”



    苏青湖说着,直接动手,用二蛋送她的生日礼物,也就是头花,直接扎了个丸子头。



    反正现在在家,谁也看不到。



    等玩完游戏,直接收起来。



    完美!



    苏青湖把自己收拾利落,下巴点点大蛋,“你赢了,你的六毛钱你还收着,我不用你请客。”



    大蛋本来是无动于衷的,甚至还就想把那六毛钱花出去,结果才看向苏青湖,视线就不由自主地开始拔高,最终落在那抹亮得刺眼的粉色头花上面!



    他:“!!!”



    不行!他拒绝带着这样的苏青湖出去吃饭!



    “我不要钱,我选择赢的可以让输的做一件事。”大蛋肃着一张小脸,直接往他和二蛋之前摁出来的弹珠洞走过去。



    ——这自信的小模样!



    苏青湖勾唇笑笑,开始挽袖子,都给她等着!等会儿可千万别输哭了!



    讲清楚规则,二蛋给苏青湖五分钟的时间让她练习,自己就拿着她的表,一边给她计时,一边忍不住地往她头上那朵粉艳艳的头花上瞟。



    好像,确实,不太好看啊~~~



    当时他是怎么觉得这些东西好看的呢?



    二蛋歪着脑袋,百思不得其解。



    如果苏青湖知道,可能要给他说一句,大约因为是抢来的东西才觉得香吧。



    “我可以了!”苏青湖站起身,手里捏着颗小弹珠,笑得眉眼弯弯,“好像很好玩呢~~”



    大蛋狐疑地看着苏青湖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感觉到哪里不对……

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

    苏青湖志得意满地收获了两人手中的全部弹珠,笑得猖狂无比,先指二蛋,“洗碗和打扫卫生,期限各一个月,你选择哪个?”



    “打扫卫生。”二蛋瘪嘴,蔫巴巴的。



    不是说自己不会玩吗?不会玩还玩那么好,之前说不会都是骗小孩儿的!



    二蛋刚回答完,不等苏青湖看向大蛋,大蛋先一步说话了,“我想和你加赛一局。”



    “确定?”苏青湖扬起漂亮的眉毛,整个人闪闪发光一样,“你不一定能赢哦~~~”



    哈哈,多年不玩,一出手还是那么风卷残云般地厉害!



    很可以!



    苏青湖很满意。



    “我想加赛一局。”大蛋说完,看向蔫巴巴的弟弟,“你去找个凉快的地方站着!”



    二蛋脸晒得红红的,“凉快的地方都是在墙根屋边了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就去那边。”大蛋皱眉,“再晒下去,你要比咱们家煤球都黑了!”



    二蛋闻言一愣,下意识地去看苏青湖,看到她莹润透亮的脸,掉头往墙根走了。



    新妈教他们怎么用肥皂洗手的时候,他和哥哥的手总像是泼了黑乎乎的油漆,怎么洗都不会变白。



    从那天起,他知道了,人黑显脏。



    等二蛋快到墙根,大蛋向着苏青湖走了两步,在她的注视下,小声说,“你不喜欢这个头花吧?”



    苏青湖挑挑眉,等他下文。



    这不明摆着的吗?二蛋现在也意识到这头花丑了吧?不然也不会在她练习手感的时候,一眼又一眼地睃着她的丸子头。



    “你输给我。”大蛋对上她时刻都像藏了星星在里面的眼睛,“你输给我,我提要求让你以后不戴这个头花。”



    苏青湖骨碌碌转着弹珠的手一顿,看向大蛋,“你想加赛,只是为了让我不戴这个头花?”



    这么小天使的吗?



    她不信!

1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(快捷键→)

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