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九十三章 生死归天

作者:万象烟华 最后更新:2021-04-21 23:03
    嬴政在斩落那一人头颅之后,连忙抽身退去,长剑一挡,接下了两名一流黑衣人的挥刺,再次退到蒙毅等人的身边。



    “四对三!计谋成功,减员对方一人,接下来就好打了。”嬴政心中暗念。



    对面,只剩下四人的黑衣人相互对视,好像也明白了在交锋当中,二流对于嬴政而言就是送上去的靶子,想到这里,两名一流同时上前,面向嬴政,另外两名二流退到一边,目光紧盯在了蒙毅和章邯的身上。



    现如今只剩下两个二流和两个一流。两个一流的黑衣人,嬴政凭借泰阿剑意,足以抗衡。而剩下的两个二流,蒙毅章邯一人应对一个,应该是不成问题的。



    想到这里,嬴政立刻冲上前去,长剑横扫,剑芒吞吐,将两个一流高手的目光吸引了过来,劲气横飞,剑影烁烁,火星四溅。



    蒙毅和章邯二人,也跟对面的二流黑衣人对上,开始了激烈交锋。



    泰阿剑乃是绝世神剑,不光是剑内藏有泰阿剑意,威道大道,其长剑本身就是世间屈指可数的利剑!



    对面两位黑衣人手中的长剑,即便有内力加持,即便也算是名剑,但是在泰阿剑的挥砍之下,还是逐渐有些不支。



    “嘣~~~”一声脆响,一名黑衣人手中的长剑被泰阿蹦去了一角,看到这一幕,嬴政嘴角微扬,脸上的自信再一次涌现,攻势再度凌厉了几分,脸色的表情都微微有些狰狞、凶残。



    能一举对抗两位一流高手,嬴政若没有些依仗,又怎么敢自信出手呢?



    挑,刁钻诡异;劈,势大力沉;刺,一往无前;扫,横贯八方!这便是荆轲教授给嬴政的对敌剑法,基本剑术!



    这剑法的基本功,以嬴政的资质,也足足练了一年之久,而且每一天都是超越前一天的极限,挥剑之招式宛若心生,虽然普通平凡,但却让人目接不暇,全神以待才可阻挡一二。



    大道万千,化繁为简,大道至简,大道合一!荆轲领悟神道剑意,有自然万物之势,对敌起来根本无需太多的招数,仅仅这平凡无奇的劈扫刺挑,就已经统合了荆轲对于剑道的领悟,这一切才是平凡当中的不平凡。



    在这样的剑术和身法之下,手中又持有传世名剑泰阿,嬴政才能做到以一敌二而丝毫不落下风,甚至压制一时!



    “嘣~~”又是一声刺耳的金鸣,在泰阿剑的劈砍之下,两个一流黑衣人手中的长剑终是不敌,被嬴政一剑斩断。



    剑客交锋,剑都没了还打个屁!两黑衣人立马退至一旁,不敢再与之交锋,严神戒备。



    “哼!”嬴政见状,心中顿时爽快无比。以一敌二,这样的战力,才应该是自己的真实实力!!



    那一晚若非急于求成,屡屡犯错,那黑衣壮汉想要赢下嬴政没那么容易。而眼前这两人,身手也只比嬴政胜上一些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,再加上嬴政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,全神贯注不骄不躁,利用自身优势稳步进取,对方拿什么赢?!



    在嬴政这边局势明朗之后,场中的其余几人顿时心头大振。



    一众黑衣人那自然是神情惨淡,隐隐有些退缩,毕竟这些人不是傻子,如今场上的战局若是有变动,那等到哪一方脱身一人相助其他战局,另一方铁定要败北!



    黑衣首领心里有些焦急,手上的招数也有些混乱,自己与老二二人都没有奈何眼前这个侍卫,反而被此人拖住,一旦嬴政脱身前来相助……



    一想到最开始感受到那一阵让人心脏骤停的威势,黑衣首领心中连连焦急。



    若是有嬴政的剑意相助,哪怕仅仅只有一瞬,那对于残顾而言都够了,一瞬之息,残顾足够将二人斩于剑下!



    “铛~~!”就在黑衣首领胡思乱想之际,残顾一击沉重的横扫,将黑衣首领的剑挑飞,同时冷哼一声:“跟我对打还敢分神,找死!!”



    残顾说完又是一剑,刺向了空门大开的黑衣首领,首领根本来不及回防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剑直刺自己胸膛而来。



    “铛~~”危急时刻,旁边的黑衣人老二及时出剑,劈在了残顾直刺的剑上,劈开了这一剑的轨迹,救了首领一命。



    “哼!”见状,残顾也不气馁,顺势一剑劈向老二,三人继续陷入争斗当中。



    另一边的二流高手战场,章邯常年缉凶办案,身手自然是练出来了,对抗二流且精于刺杀的黑衣人,虽然短时间内无法取胜,但也占据了上风。



    而蒙毅这边,虽然荆轲经常去蒙府指导蒙家兄弟,但是相较于已经修出内力晋升一流的蒙恬而言,蒙毅还是弱了些,还停步于二流,未有晋升。



    只能说,相较于蒙恬而言,蒙毅还是不太适合习武练剑。不过即便如此,二流水准的蒙毅力道也已破千斤,招数经过荆轲指点,自然不容小觑,应对起黑衣人来,也还算勉强持平。



    不过,虽然这边无所建树,但架不住嬴政那边已经快要有结果了。一旦一个一流高手脱出身,还是个领悟了剑意雏形的一流高手,要是参与到任何一方的争斗当中,都将摧枯拉朽般结束战局!



    这一点,场上众人都清楚!是故几人都在等着,等着嬴政这边敲定战局!



    两位一流黑衣人看了看手中折损严重的长剑,对视一眼,从腰间拔出一柄锋芒毕露的短匕,左手持匕,右手持断剑,指向嬴政,准备殊死一搏。



    对面,嬴政扬起手中泰阿,嘴角微微扬起,看着眼前这两个负隅顽抗的人,在火光的映照之下,脸上浮现一丝丝的冷笑。看向两人的目光,就像是在看待宰的羔羊,充满了戏谑。



    长剑尚且无用,一个小小的短匕,又如何能对抗泰阿!



    没有给对方喘息之机,嬴政倒持泰阿,借助手肘之力,脚步腾飞,迅捷冲身上前,泰阿横扫而出,携带着百钧巨力,狠狠地挥向对方二人。



    “铛!!”不出所料,二人双手并用,断剑短匕齐上,四把兵器才堪堪抵挡住泰阿之势,艰难抗衡。



    嬴政冷眼一眯,十二经络当中内力奔腾,如万千神驹,涌现出无边无际的迫力,经由泰阿压迫二人,缓缓压下。



    对面,两人面色涨红,手中刀剑都忍不住震颤,看上去异常痛苦,死死抗住嬴政的力势,却依旧被缓缓压下,剑锋与之越来越近。



    泰阿,渐渐迫近二人脖颈,嬴政目中大亮,嘴角残冽一笑,泰阿剑意隐隐待发,就要一鼓作气,斩下二人首级!



    突然,嬴政面前左边一人手掌翻动,一股诡异的内力探出,仅仅一只右手持着断剑便挡住了泰阿之势,左手腾空一引,竟然将刀锋直指左侧的黑衣人同伴,一匕首刺进了旁边一人的胸腹!



    “啊~~”被刺那黑衣人一声痛叫,还未反应过来,就见左边那人顺势收手,抽剑迅速退后。



    嬴政震惊于方才左边那人突然爆发出的内力,手中力度也下意识地重了几分,还在发愣当中,眼前那人就已经退出,仅剩一个被刺重伤的黑衣人,胸腹遭捅手上疲软无力,自然挡不住嬴政的攻势,手中泰阿顺势一扫,那惨叫的黑衣人声音还未绝,就被泰阿划破了喉咙,再难出声。



    周遭人只听见“噗嗤”一声,那倒霉黑衣人的半截脖颈就被嬴政一剑斩开,鲜血顿时顺着颈动脉喷射而出,嬴政见状连忙奋力一蹬,向后跃去,避开鲜血的喷涌,防止污及自身。



    落定之后,嬴政没有看身死的黑衣人,脸上的轻蔑神色尽去,冷目凝眉看着最先退后的黑衣人,心中暗暗震惊:“方才那一下,那种诡异的内力……怎么感觉到有些熟悉?好像与剑南……”



    正思索间,对面那个黑衣人缓缓抬头,面容隐藏在面甲之下,但是那一双眼睛却异常明亮,看着嬴政,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“!!!”嬴政一愣,猛地反应了过来,心头剧颤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紧了紧手中泰阿。



    “这人,会是玄鹰军的人?!”嬴政心中纷乱如麻,有些难以置信。但仔细想来,此人实力定然不会像一直表露的那样,是个普普通通的一流中等剑客,否则不可能仅凭一手就完全制衡嬴政全力之下的势压,同时还能出手刺伤旁边的黑衣人,也许只有这一种解释,才能讲得通。



    蓦然,嬴政猛地回想起,王叶肩膀上的衣物有些开线,看上去像是被人拖拽过……如今一想,也便能解释得通了。



    这时,见到嬴政这边只剩一人,与残顾交战的两位黑衣人,连忙合力击退残顾,飞身撤到一旁,与剩下的那一名疑似玄鹰军的黑衣人会合。



    旁边儿与蒙毅章邯争斗的两人,见状也连忙退回,不敢再拖延。



    方才所有人都忙于交战,自然没有看到“同僚”的一些小动作,还以为嬴政大发神威,一剑杀了一人。



    黑衣首领戒备满满,看着眼前缓缓逼近的嬴政和残顾,心中忌惮不已,暗恨此行带的人太少,难以留住嬴政等人,隐隐萌生退意。



    “噔噔噔噔~~”突然,从外面传来一大片沉重的脚步声,越来越近,隐隐还传来督促声。



    黑衣首领一听,立马反应了过来,在城中穿梭潜行多次,对于老对手城卫军的标配登场方式,还是了解很多的。



    当下,顾不上再与嬴政等人缠斗,闷声甩出一句:“撤!”便自顾自奔逃而去,身后几人连忙跟上。



    见状,残顾身形一动,就要追去,嬴政连忙伸手拦下,看了眼飞身翻越而去的五名黑衣人,说道:“穷寇莫追,今日目的不在于此!”



    说完,嬴政回头看向蒙毅,眼中似有询问。随后接到蒙毅的点头回应,顿时心神一松,长舒了一口气。



    有了军备暗账,芈宸都分分钟扳倒,还在乎区区的黑衣人吗?开玩笑!



    淅淅沥沥的脚步声,夹带着剑戟摩擦的声音,越来越近,一群身着制式甲衣的城卫兵士,涌进了内院,而为首者,竟是蒙恬。



    “蒙恬?”嬴政一愣,完全没想到蒙恬居然这么晚了还在外巡查。



    “公子??小弟??!”蒙恬更是懵逼,方才在街道上夜中巡防,远远看到王叶府邸当中有冲天火光,门口居然还没有当值侍卫,顿时还以为出了事,连忙带兵冲进来,没想到居然碰到了嬴政和蒙毅。



    “公子,你们怎么会……”蒙恬有些茫然,走近刚出声询问,突然一股血腥味涌入鼻腔,蒙恬立马凝神肃目,鹰目扫向院中,一眼便看到了两具身着黑衣的尸首,顿时冷喝一声:“有敌情,警戒!!”



    “哗~~”一众城卫兵士连忙四散分开,手持长戟,警惕周边。



    去年黑衣人一事闹得咸阳城中沸沸扬扬,蒙恬自那以后时常夜晚亲自巡视,就是担心再有黑衣人作乱,如今再次看到这些恶獠,蒙恬是深恶痛绝。



    “公子可还无恙?”蒙恬快步靠近,面色焦灼,很是担心。



    “无妨,黑衣人被打退了,我们都没事,就是……”说着,嬴政看向院中那一个大坑,其中火光冒出,里面噼里啪啦烧得不停。



    “唉~~”一旁的章邯见到此,也心有不忍,徒呼悲叹。



    办案近十年,血腥惨烈的场面章邯不是没见过,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惨状,尸首横陈堆砌如墙,章邯是头一次见到。



    任何一国权力斗争的中心,从来都不只有表面上的荣华富贵、锦衣绸缎,背地里的龌龊诡秘,更令人心寒……

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时,蒙恬也从蒙毅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经过,战场上叱咤风云的蒙恬,此刻也感到微微凉意,周身寒彻。



    “蒙恬,收尾之事就交给你了,我还有事,得早些回府!”嬴政看向蒙恬,最后忍不住叮嘱了句:“等火势稍减一些,就将里面的遗骨整理出来,带去城外找个好点儿的地方埋了吧!”

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离去,不愿在此地久留。



    “喏!”嬴政身后,蒙恬正身一礼,应下嬴政此令。



    天命如尘,转瞬一逝。形体归于天地,生死归于自然。这,也是嬴政最后的一分仁慈。

1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(快捷键→)

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