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二章 林医生他不姓林

作者:荒漠绿舟 最后更新:2021-04-21 17:33
    “能忍则忍,可饶且饶,饶字总比忍字高!”



    道士爷爷这句话,林峰一直记得,也认为很对。



    可他忘记问道士爷爷,如果实在是忍不住该怎么办呢?



    眼前这个局面,就让林峰很是无措。



    后半夜,他被人吵醒,是两个血糊拉叽的花膀子黄毛要治伤。



    练针五年,终于可以上手,林峰顿时困意全消,熟练的金针止血上药包扎,流畅的动作,完美的效果,整得两个家伙一愣一愣的。



    当林峰正在满意的欣赏自己的作品时,门一开,又进来两个血糊拉叽的花膀子光头,其中一个光头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旧伤疤。



    一言不合,双方就激动得争吵起来,两个黄毛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开始渗血。



    思想斗争很久,林峰还是提醒道:



    “那个,你动作小一点,伤口又出血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老子愿意。”



    林峰不死心,依旧挣扎道:



    “那、那是我帮你止血的,崩开太可惜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玛德,伤口在我身上,我喜欢怎样就怎样,你再叽歪,老子先揍你一顿。”

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悬壶济世的首秀成果要毁于一旦,林峰有种拉肚子被臭水溅到屁股上,还忘记带手机和手纸的那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

    可又能怎样?伤口长在人家身上,他也只能蹲在旁边无聊的等屁股晾干。



    四个家伙越吵越凶,纷纷拿起药铺的工具当武器,准备互殴。



    眼看着药铺要被砸成垃圾场,这下林峰没办法站在旁边当吃瓜群众了。



    只能小心的劝说:“要不四位到外边厮杀吧?打完一起过来包扎。



    喂,你把板凳放下,药锤,那是药锤,还有你,把那个切药刀给我放下。”



    “你闭嘴!再敢啰嗦老子先弄死你。”



    “玛德,等我把牛二干趴下,再跟你小子算账。”



    嘴里威胁着,四个人拎着武器,越靠越近。



    “或许道士爷爷的意思是:能忍则忍,实在忍不住,就无需再忍吧!”



    林峰不能容忍自己的首秀被毁掉,更不能容忍自己赖以生存的药铺被砸,最最让他不能容忍的是,如果他们打完就跑,这送上门的练手机会就要白白溜走。



    取下戒指,顺手一撸,嘴里念道:“取穴持温进指摄,退搓捻留拔摇合。”



    左手摁住一个光头的黑甜穴,继续面无表情的念叨:“取穴先将爪切深,需教毋外慕其心……”



    左手取穴,右手金针直挺挺刺入光头黑甜穴内,入三分,留一息。

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金针从光头黑甜穴拔出时,金针取穴歌才念完第二句。



    效果很不错,光头马上歪在旁边的椅子上不动了,跟他一起来的另一个光头吓得扔下药锤转身就跑。

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伤口也不少……令你荣卫无伤碍,林峰才堪入妙针。”



    林峰紧走两步追上去,薅着衣服金针直入其黑甜穴内,那光头一声惨叫,也歪倒在地上不动了。



    林峰嘿嘿笑着把倒在地上的光头拖回来,放在另一张椅子上。



    那两个花膀子黄毛看着一脸狞笑的林峰,直接吓崩溃了,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。



    “大侠,大侠,你饶了我们吧!我们再也不敢了。”



    林峰摆摆手:“不急,等我把他们收拾好,再弄你们。”



    “啊!还要弄我们……”



    这下两个黄毛真是吓破胆了,爬起来就跑,可惜药铺门太窄,两人挤在门口出不去。



    嫌他们太吵,林峰走过去一人一针,整个世界就安静了。



    激动的搓搓手,脑袋里回忆着《金针透穴十二式》的内容,下针止血,上药包扎。



    觉得很不过瘾,林峰再次解开两个黄毛的绷带,又从头到脚帮他们针灸一遍,这才满意的把他们弄醒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失血过多,都头晕了吧?我说过,不能吵架,不能激动,赶紧回家休息去吧!记得后天来换药。”



    四个家伙迷迷糊糊醒来,看身上没缺什么零件,趴地上磕两个头,爬起来就跑。



    揉着下巴,林峰乐呵呵的欣赏着他们远去的背影。



    突然,他一拍脑门郁闷道:



    “哎呀!忘收钱了。”



    再次躺在床上,精神亢奋的林峰错过宿头,翻来覆去没了睡意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天色暗沉,没有太阳……



    中药铺门口围着几个人,门板上还躺着一个。



    “疤哥,我去喊一下吧!这都等半天了……”



    头上还裹着纱布,这个叫赖八的头目说:



    “不行,这种隐居的大侠脾气古怪得很,万一发脾气,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。”



    赖八身后另一个小弟比划着说:



    “点穴,武打小说里那样,在你身上一戳,啾,你就不能动的,点穴,他就会,武林高手!”



    另一个也缩着脖子说:



    “我还骂他来着,他就沉着脸在我脖子上一掐,之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,今天早上我跟牛哥见面,才想起来有这档子事。”



    这个叫牛二的小头目嘴里叼着烟,一脸神往,语调激昂:“神医大侠,本事通天,以前我受这样的伤,怎么着也得躺几天,你看,今天我这胳膊上都开始结疤了!”



    赖八拿出烟盒,顺便递给牛二一根:“希望大侠能看好刘三兄弟的腿伤,这一家老小的,他要残废掉可咋办呀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!这不是还没敢跟他老婆说嘛,怕她闹着要上吊自杀的过不下去。”



    赖八一拍胸脯:



    “别说了,只要能保住腿,医疗费误工费我赖八出,一定让他婆娘没话说。”



    “疤哥,我倒也没在乎这几个钱,就是怕刘三残废了,他家那几口人都活不下去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望着阴沉沉的窗外,林峰又想起留在山上的大红,虽然它有时会忘记打鸣,可大部分时候还是挺准时的。



    打坐,练针,吃饭,收拾房间……



    门外或站或蹲还有躺着的这么一大群人,把林峰吓一跳。



    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的医闹讹诈?



    于是,林峰站在药铺门口,沉着脸问:

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昨天你们还没给药费呢。”



    “神医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大侠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大师……”



    一群人嗡嗡嚷嚷,林峰也听不大清楚。就指着赖八:“你来说。”



    “神医,您这医术太好了,昨天您给我们包扎上,今天就不疼了。



    这个兄弟摔断了腿,您赶快给看一下,到时候跟昨天的药钱一起算。”



    不是来讹诈的医闹!!!



    林峰放下心来,蹲在地上看躺在门板上的刘三。



    这家伙大腿已经变形,斜在一边,哼哼唧唧的躺在门板上,神情萎靡。



    剪开裤子,受伤部位肿胀黑紫,用手仔细触摸伤处,还好,只是简单的大腿骨折,不难处理。



    取出金针,刺入刘三脑后黑甜穴。



    赖八身后那小弟马上喊道:“点穴,你们快看……”



    林峰责怪的抬头看他一眼。



    赖八一巴掌打在他脑门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

    再低下头看时,刘三已经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

    左手触摸,右手推合,十分钟后,刘三的腿骨和筋肉完全复位。



    仔细检查断骨四周,确认没有碎骨和断茬,用金针疏通经脉后,帮刘三敷上自制的万灵膏,打上石膏绷带。



    又把一瓶自制的正骨紫金丹拿给赖八,交代他们三天后再来复查。



    赖八他们就千恩万谢的抬着刘三回家了。



    一直蹲在旁边看热闹的胡大爷问:“这帮家伙天天闹闹腾腾的,你费这么大劲治疗他干嘛?治好了他还会出去祸害人……”



    林峰乐呵呵的说:“在我眼里他只是病人,病人是没有好坏之分的。我给他看病,他给我药费,就这么简单。”



    胡大爷口中啧啧,烟灰不散:



    “啧啧,就他这断腿,到医院没有三五万都出不来,费这半天劲你就收一千,真是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呃……,我这不是不熟悉行情价格嘛!那等复查的时候,我再多给他要几百块钱。”



    此刻,林峰心里却在狂喊:“就是因为不喜欢他们,我已经多收不少钱了。没想到……”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“知善堂药铺的林医生很厉害,在医院三万都看不好的断腿,他一千就看好了……”



    在赖八和胡大爷等有心人的宣传下,林峰这个药铺算是出名了。



    过来看病抓药的人越来越多。



    一大帮像胡大爷这样故土难离的老年人,也成了这里的常客。



    每天晨练结束,吃过早饭,跑到这里让林峰号脉,就成了他们的日常习惯。



    林峰也总是乐呵呵的帮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还经常和他们聊一些养生保健的常识。



    渐渐的,来听课的人越来越多,林峰索性腾出一间厢房,开起了每周两次的免费养生培训班。



    听说林峰竟然没有手机,这林医生没手机怎么行?万一我老人家生病,找不到林医生怎么办?



    虽然林峰一再解释,他不姓林,他就叫林峰。可这些老人家转头就忘,依然林医生林医生的叫着,林峰也懒得纠正了。



    林医生没有手机这件事传出去没多久,他就收到五部手机,还没办法拒绝。



    按那些老人的话说,这手机待机时间长,号码容易记,身体不舒服就能及时找到凌医生。



    胡大爷是下午送手机过来的,说是他孙女送给他的最新款最流行的水果机,他不会用,就拿给林峰用。



    林峰这人吧,也不怎么会客气,他的原则就是:你不给,我不主动要;你给了,我也不会客气。



    见林峰爽快的收下手机,胡大爷搓搓手说:“那个,你还一直没给我切过脉呢!”



    这胡大爷脸皮薄,跟林峰认识最早,反而一直不好意思麻烦他。

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到医院看病还要收挂号费呢,让人白诊脉会不好意思。



    今天林峰痛快收下手机,他才不好意思的提出这个要求。



    帮胡大爷诊脉过后,林峰沉吟片刻,乐呵呵对眼巴巴等着的胡大爷提出一个莫名其妙的要求。

1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