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五章 和兰芷溪的同居生活

作者:荒漠绿舟 最后更新:2021-04-21 17:33
    回到药铺,刘婷告诉林峰,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过来,让他回来就去这个地址找她。



    胡一倩抢过地址看一眼说:“世纪豪庭,我知道这里,反正煎药还有一会儿,我先送你过去吧!顺便看看很漂亮是多漂亮。”



    在世纪豪庭一套古色古香的两居室内,兰一民正在挥毫作画,刘巧娥边收拾厨房边唠叨:



    “老爷子管得也太多了吧!凭什么一定要那恶心人的家伙住在家里?家就这么小,你说让他住哪里?



    客厅、厨房、厕所全靠在一起,他睡在这些地方我上厕所多不方便……”



    兰一民边画边说:



    “他们结婚啦!当然睡在一个房间……”



    刘巧娥像被踩了尾巴的猫,一跳多高,把抹布一摔,骂道:“不可能,绝对不能让他祸害我家芷溪,过两年她还要再找个好男人,我家芷溪人又漂亮,又……”



    把画笔往桌子上一摔,兰一民骂道:



    “你个疯女人……,必须同房,不然我马上让老爷子收回药厂……”



    一提到要收回药厂,刘巧娥更是激动:



    “兰一民,你才疯啦!你想孙子想疯啦!是个愿意入赘的男人你就想往芷溪床上送,你、你,我跟你拼啦……”



    她刚从厨房冲出来,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

    兰一民脸色铁青的打开门。



    “姑娘,你找谁?”



    “哦,没事,敲错门了。”



    胡一倩探头向门内张望一眼,就迈开大长腿往楼上走去。



    露出来缩在胡一倩身后的林峰。



    疑惑的抬头看一眼胡一倩的背影,兰一民淡淡的说:“进来吧!”



    见是林峰正缩着脖子站在门口,刘巧娥臭着脸说:



    “傻愣着干什么?过来擦厨房,一定要擦干净。”



    林峰急忙跑过去,捡起地上的抹布。



    “好好擦,我待会回来检查,找到一点脏的,小心你的狗皮。”



    换身衣服,刘巧娥拿着手机走出门外。



    站在楼梯上的胡一倩眼珠一转,悄悄跟着刘巧娥走下楼去。



    “喂,芷溪呀!你那混蛋爸爸一定要你跟那傻蛋住一个房间,不然他就找你爷爷告状。



    待会我拿一床被子过去,晚上你让那傻蛋睡地上,可千万不能让他占便宜。



    记住啦!不要锁门,晚上我随时去检查……”



    思索着刘巧娥莫名其妙的电话,胡一倩一头雾水的开车走了。



    厨房里林峰正卖力的擦着油烟机,兰一民说:“她就那样,不会好好说话,一辈子都恶声恶气的,人倒不坏,习惯就好了,你别想那么多。”



    “哦!”



    “这几个月还习惯吗?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



    “药铺生意还好吧!”



    “好!”



    两个闷头葫芦,就这样把天给聊死了!



    兰一民无奈,只得重新拿起画笔。



    兰芷溪母女回来时,家里依旧安静沉闷。



    拿着菜放进厨房,刘巧娥开始抱怨道:“以前伺候你们两个就算啦!现在又得多伺候一个祖宗。”



    看看厨房还算干净,她就去摸油烟机:



    “油烟机一定要好好打扫……,哦,擦过了,冰箱上边有油,也……擦过了。



    吊柜门,嗯,也擦了,那你把肉洗洗切了。”



    兰一民放下画笔说:



    “厨房就那么大,转的开身吗?你都不能让他歇会儿?这孩子一直忙的没停过。”



    刘巧娥把手里的塑料盆一摔:



    “你心疼他?我一辈子都这样干的,你心疼过我一句吗?伺候你们一辈子,也没见你感激过一次,嫁给你真是受够啦!”



    “爸、妈,你们能消停一点吗?整天就是吵吵闹闹。我工作一天都累死了,还得听你们唠叨,烦死啦!”



    兰芷溪换好鞋就走回房间去了。



    饭桌上,刘巧娥拿筷子敲着桌子骂道:



    “就知道挑肉吃,还吃,吃不死你。”



    “都盛过一碗饭啦,还盛,你是饭桶啊!”



    “刷碗去……”



    林峰刚刷好碗歇下来,刘巧娥坐在沙发上剔着牙说:



    “芷溪一个人挣钱养这个家,太难了,不知道你这个笨蛋什么时候才能帮上她?”



    林峰突然想起胡宏图说他是开医药公司的:



    “我今天认识一个老板,好像是开医药公司的,我去问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行啦!就你这笨嘴笨腮的窝囊样子,怎么可能认识医药公司的老板,做梦吧,你一定是碰见骗子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真的,他说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住嘴,连个话都说不清,即使他是开医药公司,也要做中药材才行,你又不懂。



    现在到阳台蹲着去,我们要用洗手间洗澡……”



    林峰只能郁闷的蹲在阳台数星星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你赶紧去洗澡,身上臭死了。”



    想起在胡一倩家洗过澡,林峰辩解:

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下午洗过回来的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也要再洗一遍,你都脏死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都十几分钟啦!水不要钱啊!天天不挣钱,就知道浪费水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卫生间打扫……,哦,打扫过了,你把衣服也洗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的衣服脏,你自己手洗,不要和我们衣服混在一起洗。”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对着窗外盘膝坐在地铺上,林峰觉得胸口憋的很闷,便想着调息一下。



    “那个,我对你没有什么意见,只是,只是我们突然结婚,有点接受不了……”



    黑暗中,兰芷溪幽幽的说着。



    “嗯!”



    黑暗中气氛很沉闷。



    “我从小一直读书,跳级,读书,又跳级,同学们都比我大很多,因为我考的比他们好,他们就经常欺负我,我也一直没有朋友,没有玩伴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



    林峰觉得胸口越来越闷,他需要吐纳疏导。



    “其实我想找一个疼我爱我懂我的人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



    “你只会说嗯吗?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



    “唉,你明白我的想法就好,睡吧!”



    孤男寡女独处一室,不但兰芷溪感觉尴尬,林峰也很尴尬。



    可胸口处一口气吐不出来,林峰迅速进入吐纳状态,胸口憋着的那口气跟着进入循环,吹枯拉朽般冲开几处关窍,使林峰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

    一个小周天运行完,林峰睁开眼,发现才过去十分钟。



    以前打坐练习吐纳,最少要半多小时,才能运行一个周天,这次竟然只用十分钟。



    有些难以置信,林峰继续打坐直到天亮,确信现在自己运行一个小周天只要十分钟了。



    神清气爽的爬起来,林峰自觉的把客厅打扫一遍,接着去楼下买早点回来。



    回来后,刘巧娥又开始唠叨:“外边买的东西不干净,明天你早点起来煮粥吃,自己又不挣钱,买起东西来用钱狠呢!芷溪挣钱不容易,你都不会省着点……”



    最终,林峰刚吃完第二碗粥就被赶出来守药铺。



    “开店容易守店难,药铺生意不好,都是因为你太懒,开门太晚,打烊太早。



    以后早点开门,有人磕了碰了,头疼脑热,别家还没开门,你不就做到生意啦?真是死脑筋。”



    林峰狼狈下楼,就看到胡一倩那红色的法拉利停在楼栋口,很是显眼。



    “快上车,我来接你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

    “嗐,别提了,爷爷一早醒来,非要下床去锻炼,谁都劝不住,你电话又打不通,只能在这等你。”



    一说起电话,林峰想起几个月前胡一倩去讨要水果手机的事情:



    “你那电话我可没用过,待会你去拿走吧。”



    胡一倩噘起了小嘴:



    “你还生我气呢?小气鬼呀!”

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

    “没有?那你就该拿着手机用,我也能随时找到你。”



    “哦!”



    “记住了,回去就充电,回头我教你。”



    “哦!”



    “你连续答应三次。”



    “喔!喔!喔!”



    “嘻嘻,你是打鸣的大公鸡呀!”



    被胡一倩戏弄,林峰觉得好笑,没话找话的说:



    “呃,我在山上养了只公鸡,叫大红,还有只母鸡叫芦花。



    大红总是着急欺负芦花忘记打鸣,被我揍过几次后,它还是经常记不得打鸣。”



    “真的?那太好玩了!我们什么时候去你家看看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啊!可是山路太难走了,我走了三天时间,才从山里爬出来。”



    车内安静下来后,林峰闻到胡一倩身上有一股青涩的幽香,禁不住偷眼望去。



    嘴里还是有些尴尬的问:“胡大爷精神状态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胡一倩突然说:“我觉得你在占我便宜。”



    “啊!”



    林峰一激灵,赶紧说:“我是在看窗外那么大一家公司,是什么公司。”



    胡一倩没有看向车窗外就随口说:



    “那是宏图医药丰城分公司,总公司在省城比这里大多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哦!”



    胡一倩接着说:“我们差不多大,你叫我爷爷胡大爷,那我岂不是要叫你叔叔啦?你算不算占我便宜?”



    “哦,那以后我叫他爷爷吧!”

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你还是在占我便宜。”



    好在汽车已经停到大别墅门口了。



    今天胡大爷气色很好,早晨还吃了两碗粥。



    诊脉之后,林峰再次施展《金针透穴十二式》疏通经络。



    令林峰奇怪的是,帮胡大爷针灸肝经十四穴后,仅仅是感到有些疲劳,并没有像昨天那样累瘫掉。



    想来是昨天已经帮胡大爷疏通经络,今天费的精力很少吧。



    当胡一倩把林峰送回药铺的时候,等待看病的患者已经排起长队。



    坐在旁边无聊的刘阿姨问:



    “林医生,这里生意这么好,肯定很赚钱吧!”



    “钱?不知道啊!他们都是扫码付款的,每天收的现金差不多够我用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这孩子,还跟刘阿姨保密!你谈对象没有?”



    林峰诊脉的时候,全副心神都用在分析脉象,对刘阿姨的问题没过脑子顺口回答。



    “对象?有啊!”



    “你又骗阿姨,几个月也没见你对象来看过你,也没见你出去找过对象。别害羞,改天阿姨给你介绍一个好的。”



    诊过脉,正在斟酌处方的林峰随口答道:



    “哦!”



    刘阿姨接着问:



    “你多大了?家是哪儿的?家里还有谁呀?”



    林峰随口敷衍:



    “24,爷爷死后,就我一个人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怜孩子,年轻人还是要有个家才好。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



    这些老爷子老太太正七嘴八舌的讨论谁家的姑娘配得上林医生时,门外闯进来三个流里流气的黄毛小青年。



    “你这黑心诊所,自从我媳妇吃过你开的药,病就更重了,你要给我们一个说法。”

1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